xml地图|网站地图|网站标签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嘉实赵学军成基金公司创收王,嘉实赵学军总量

  把嘉实从排名末尾带到前列,主动合资求变,拓展海外市场,坚持多元化战略,建立领先的综合型财富管理公司。这一切表明,赵学军仍然在奔跑。

  以管理费收入指标观察和比较基金公司总经理,比传统意义上的规模指标,更能由表及里,去伪存真。在总量榜中,嘉实赵学军、广发林传辉和银华王立新分列前三位;在年化榜中,华夏滕天鸣、易方达刘晓艳、嘉实赵学军分列前三位;在增量榜中,大摩华鑫于华、华商王锋、浦银安盛郁蓓华分列前三位。

  罗雪峰

  《投资者报》研究员 常阳

  “我用了10余年的时间投入在一家优秀的公司,职业生涯还有几个10余年?我不愿意再花10余年去重复自己以前走过的路,而是希望用下一个10余年把公司推到更高的水平。”嘉实基金公司总经理赵学军的话语中既有成功者的骄傲,又有创业者的激情。

  总经理大多是基金公司事实上的掌门人,指挥着公司前进的方向。任期内,公司收取的管理费多少,以及在市场上占据份额的大小,比用货基充胖子的规模数据更有价值。基金公司开董事会,用管理费数据向股东汇报公司业绩,也比规模更有说服力。

  这也是他应得的荣誉。在如今全球200强的资产管理公司中,国内只有嘉实和华夏基金[微博]公司入围。赵学军担任嘉实总经理已经10余年,截至2013年底,赵学军带领嘉实团队已经在管理费上创收122亿,平均每年创收近10亿元。

  管理费收入增减趋势,标志着公司发展态势是否步入良性循环。管理费收入逐年增加,公司有能力聘请更高水平的基金经理、研究员,以给投资人赚取更多财富投资人认可,增量资金涌入公司,会有更多的管理费,是为良性循环。否则,管理费越来越少,总经理只好减员节流,高水平人才流失,业绩下滑,投资人、管理费再度减少,陷入恶性循环。

  从队尾开始赶超

  那么,基金公司在总经理带领下,收取的管理费到底在市场上处于什么位置?增减趋势又如何呢?是骡子是马拉出来遛遛,大有必要。

  2000年10月,赵学军初到嘉实担任总经理时,嘉实还只是“1只基金,20亿元规模,30个人和3000万元收入”行业排名最后的小公司,员工薪酬也只有同业三分之一的水平。

  基金公司总经理任期有长有短,怎么比较他们呢?如果只比较赚得的管理费总额,刚上任不久的不服气。可是,如果只比较一年的,又无法“路遥知马力”,发现长久以来谁表现更出色。那我们就多选取几个维度,来深入进行对比吧。《投资者报》数据研究部依次从总经理任期内收取管理费的总量、年化量、增量,分三个层次来比较他们的实力。

  2003年,嘉实的基金总数发展到6只,收取的管理费也增加到1.07亿元。2004年又再次上了一个大的台阶,收取的管理费倍增到2.4亿元,又经过3年的稳定期之后,2007年借大牛市之春风,赵学军带领的嘉实收取的管理费从2006年的3.17亿元暴增了5倍多,达到了16.62亿元。之后尽管经历了2008年、2009年的大熊市与全球金融危机,可是赵学军领军的嘉实的创收能力并没有受到太大的影响,一直保持在16亿元左右。

  在总量榜中,嘉实总经理赵学军位居榜首,到2013年底,其任职13.2年,带领团队获得122亿元管理费。亚军和季军分别是广发林传辉和银华王立新,管理费收入分别为93亿元和60亿元。

  数据很能说明问题,如果没有过人之处,想实现这一成绩无异于痴人说梦。

  并不是年头越久,管理费收入一定高于年头短的。这要看干得怎么样。比如,广发总经理林传辉和兴全总经理杨东同期“服役”,但管理费收入对比,前者(93亿元)明显超越后者(35亿元)。

  赵学军说,“嘉实管理层把嘉实从排名最后做到行业前列来,建立了信任,这对长远发展非常有作用。”

  在年化榜中,华夏滕天鸣、易方达刘晓艳、嘉实赵学军分列前三位。其中,滕天鸣的任期是一年半,刘晓艳是两年,而赵学军是13年。这说明,赵学军能在总量上出众,并非一日之功。而滕天鸣和刘晓艳,也在接手优良公司后,依然掌舵得风生水起。

  “合资”主动求变

  在增量榜中,中小基金公司表现不错,大摩华鑫于华、华商王锋、浦银安盛郁蓓华获得前三,其年化管理费收入分别比前任增加2.7倍、2.1倍和1.8倍。

  2006年之后,嘉实一直稳定在行业前三。其中,赵学军又经历了两次最大的战略抉择期。

  管理费总量榜:嘉实赵学军封王,年头并非绝对因素

  第一次是2004年到2005年之间。其时嘉实刚刚通过2003年、2004年的努力,已经从排名最后做到了前六,公司也具备了一定财力。如果换做一般人,日子好不容易过得舒服点,大都会疲于改变。然而赵学军并没有安于现状,他决定走出去,“合资”。

  管理费累计创收排行榜,考察总经理任期内累计创收情况,是劳苦功高者的排行榜。夺得榜首的是基金常青树——嘉实赵学军,带领团队创收122亿元,是唯一创收过百亿的总经理。

  2005年6月,赵学军在大股东中诚信托的支持下,主动引入了德意志资产管理公司成为第二大股东,嘉实也因此成为业内较早一批合资基金公司之一。这为日后的发展解决了两个问题:稳定的股权和公司治理结构,国际化视野的发展路径。

  嘉实赵学军创收122亿元,已经创造了公募基金的一个神话。嘉实在他手上,经历了从小舢板到航母的飞越。

  解决了公司治理问题的嘉实,无论是各种业务资格的获取,还是新基金的发行,都可谓春风得意。2005年嘉实又新发了3只产品,产品总数达到了10只,资产合计也由2004年的169亿元增长了45%达到了246亿元,收取的管理费也达到了2.68亿元。

  管理嘉实之前,赵学军曾在大成基金[微博]公司工作,之前还有商品期货、进出口公司任职经历。2000年10月,赵学军履新。刚开始的一年左右,赵学军显然还在适应和熟悉阶段,至2002年底,嘉实年收管理费只有6298万元。十多年后的2013年,嘉实年收管理费16.3亿元,增加了25.9倍。和赵学军同时期的总经理,有的离任,有的转行,唯独赵学军还在坚守。除了公募业务,还有子公司、定制账户等,嘉实已经发展成全资管业务公司,现在公司发展势头依旧强劲,和最高层稳定密不可分。(见表格1:基金公司管理费创收总额前20名总经理)

  值得一提的是,现在回过头来看,2005年正是股市的大底部,在随后的2006、2007年的股市暴涨中,理顺了公司治理结构的嘉实更是顺风顺水,规模与收取的管理费均实现了爆发式增长。嘉实资产合计比2006年的407亿元增长了408%达到了2069亿元,收取的管理费更是从2006年的3.17亿元暴增了5倍多,达到了16.62亿元。从此,嘉实基金脱颖而出,资产管理规模持续稳居行业前三,综合实力位居行业第一阵营。

  从理论上说,任职时间越久,管理费收入排名应越靠前。但是,实际情况远非如此简单。比如,任职7年的银华王立新(60亿元)超过任职近9年的汇添富林利军(49亿元)和任职8年半的工银瑞信[微博]郭特华(43亿元),更超过任职近10年的海富通田仁灿(37亿元)和任职超过10年的兴业全球杨东(35亿元)。

  “多元化” 为未来做投资

  为了看看差距是怎么形成的,不妨选取广发林传辉和兴全杨东进行仔细对比,因为两人任职时间恰好一样,都为10年出头,但管理费总收入,林传辉比杨东多出两倍有余。

  “远见者稳进。”这是赵学军9年前为嘉实确定的品牌语。

  2003年8月,林传辉开始管理广发;同年9月,杨东开始管理兴业全球。

  “要大胆想,但也要稳走,远见者稳进!”赵学军不但如此说,也是如此做的。

  2004年时,广发规模28亿元,兴全25亿元,两家规模相差10%,收取管理费没有明显区别。

  翻开赵学军的大事年表,不难发现早在2008年美国金融危机爆发之后,赵学军就再次向人们展示了他的远见:陆续向海外市场、非资本市场发力,建立不同投资平台,为投资者寻找更多的投资途径。简单地说,嘉实要走上“国际化”和“多元化”发展之路。

  五年后的2009年,管理费10%的差距拉大到100%,广发年收12.5亿元、兴全5.1亿元,管理费差距背后是规模不同,广发已经越过千亿,达1017亿元,兴全规模434亿元。

  之后的2009年,嘉实国际在香港成立,迈开向全球资产管理的第一步。2011年,嘉实另类投资集团成立;2012年3月,嘉实财富在上海成立,成为首家获批独立基金销售资格的基金子公司;2012年9月嘉实与英国高富诺基金联手组建私募地产基金管理平台——嘉实地产;2012年11月,专注于非资本市场投资的嘉实境内子公司——嘉实资本成立。

  再过4年到2013年,兴全没有将这些差距追回。广发有增长,兴全无前进。广发年收管理费12.6亿元,在同业中排名第5,总规模1236亿元。兴全年收管理费4.86亿元,排名第22,总规模337亿元。

  如今嘉实管理着50多只公募产品,多个全国社保组合和企业年金账户,“全牌照”经营。并且经过三年半的发展,嘉实国际从2013年开始实现盈利,并在海外人民币债券市场的投资上建立了比较大优势,资产规模接近30 亿美元。另外,嘉实推出海外ETF业务,把国内的指数在海外市场上市,已经先后在中国香港市场、纽约和伦敦挂牌。嘉实的“国际化”正方兴未艾。

  林传辉、杨东两人任职时间相差一个月,经历了相同的牛熊市场,现在两公司收入、体量都相差悬殊,客观条件之外,是两位领军者创收能力的差异。

  “当我们面对一个更加多元化,一个蓬勃发展的市场的时候,首先注意到的是客户理财需求从单一向多元化的转变。”赵学军在一次主题演讲中表示,今天我们看到的是客户需求的变化趋势,不仅从本土投资向全球投资转变,还包括从二级市场投资向上游投资转变,从资本增值型投资向收益获取型投资转变。我们要为未来做投资。

  年化管理费:新老同台比武,与规模排序大异

  全面启动财富管理战略

  纵观年化管理费创收排名前十的公司,都是行业内大公司,说明表现较好的总经理,既可以将公司从小做大,也可以在接任管理大公司后,做到立竿见影、旗开得胜。(见表格2:基金公司管理费年化创收总经理排名榜)

  近期嘉实的子公司嘉实财富动作颇多。前不久,刚刚推出嘉实“外汇通”服务,又即将上线一款集理财与社交于一体的手机应用“来钱”,让客户体验自主“操盘”的乐趣。在这几个很有市场影响力的业务背后,实则是嘉实全面启动财富管理战略。有消息称,嘉实总经理赵学军将亲自担纲嘉实财富的CEO。这意味着嘉实拟建立综合型财富管理集团的战略已经全面启动。而接近嘉实的人士也透露“赵总要在嘉实财富建立真正的财富管理平台,嘉实财富将被全面纳入嘉实(集团)业务中”。

  年化管理费创收最多的三人分别是华夏滕天鸣、易方达刘晓艳、嘉实赵学军,年化管理费收入分别是22.9亿元、14.7亿元和9.2亿元。惟有此三人,年化管理费收入达到或超过10亿元,颇为不易。但其中特点又有所区别,滕天鸣、刘晓艳二帅接手的是大公司,摘的是皇冠上的明珠,但能保持优势,也颇有学问;赵学军则带领公司从小到大,一步步走到今天,可谓“老马识途”,更有讲究。

  嘉实财富的经营战略与业务结构已出现调整,目前比较明确的是嘉实投资者回报中心将进入嘉实财富的业务板块,与其一并转入的是嘉实投资者回报中心在国内公募行业首创的“嘉实定制账户”服务。

  以年化观察管理费收入,也让投资人对公司的排名有了新认识。排名第4到第10的公司领军者分别是广发林传辉、银华王立新、华安李勍、上投摩根章硕麟、鹏华邓召明、景顺长城许义明、诺安奥成文,这和最新的基金公司规模排名有明显出入,甚至前后顺序会发生颠倒。按规模排名,华安、鹏华、景顺长城、诺安都不在前十。  

  目前嘉实基金已成立三家全资子公司,分别是嘉实资本、嘉实国际和嘉实财富。“前两者将投资领域从资本市场拓展到非资本市场,从国内延伸到海外,打造的是制造端能力;而嘉实财富则定位于‘客户端’。”赵学军曾表示:“嘉实多元化战略的目的实则是为客户在同一财富管理平台上实现匹配客户需求的不同资产类别的协同管理。”对于在向财富管理机构转型的整个基金行业而言,嘉实的战略布局极具样本价值。■

  按总经理年化排名,华安李勍以年化创收8.28亿元排在第6名,按照最新规模排名,华安只能排在第14名。这说明,许多所谓规模居于前十的公司,其实是靠货基充数的,其真实的管理费收入并不靠前,比如中银、工银瑞信等。

  华安虽然规模排第14,但旗下基金赚取管理费的含金量高,股票基金、混合基金这两类管理费最高的品种,规模达533亿元,按照股基与货基年收管理费的差别计算,华安这两类基金规模顶得上2665亿元的货基,按照工银瑞信、中银现在货基的规模算,工银瑞信需增加1倍货基、中银需增加5倍,每年收取的管理费才能和华安持平。

  管理费增量榜:有人名声在外,细查其实难副

  与前任相比,现任总经理是更强,还是躺在前任功劳簿上吃老本?计算年化管理费相对前任增减值,就能一目了然。增量靠前的5人,分别是大摩华鑫于华、华商王锋、浦银安盛郁蓓华、民生加银俞岱曦、天弘郭树强。

  另有19人不如前任,表现最差的是金元惠理张嘉宾、方正富邦邹牧、益民雷学军,此三人接手之后的年化管理费收入,分别比前任当时一年的管理费收入下滑了51%、39%和34%。

  相对来说,小公司基数低,快速将公司做大,容易在增量榜中位置靠前。的确有做得不错的中小公司在此榜名列前茅,比如大摩华鑫于华、民生加银俞岱曦等;通过管理费收入观察总经理,最大的特点是把听上去名声在外,其实是靠货基、债基冲规模的那些情况过滤掉。盛名之下其实难副,比如天弘基金,听上去去年底公司规模已经达到5500亿元左右,看看管理费收入,其依然只能排在中等基金公司之列。在管理费收入总额榜中,前20名难觅天弘郭树强身影;在管理费年化收入榜中,前30名依然找不到郭树强的名字,即使在增量榜中,也只排名第5。同样,名噪一时的中银李道滨,也仅在增量榜中名列第10,与规模剧增时给人们的感觉相去甚远。(见表格3:年化管理费对比前任增量前10名总经理)

  倒是那些听上去没那么有名的人,在增量榜上名列前茅,因为他们旗下的产品,能更多地带来管理费收入。比如, 2008年底时,大摩华鑫旗下3只基金管理费合计3378万元,2009年3月于华开始任总经理,正是大牛市过后的大熊市。2009年,4只基金收取3088万元,同比下降一成,这只是布局阶段。2010年,共6只基金收取1.07亿元,增长两倍有余,其中,老基金持续营销规模扩大,管理费增加了14倍。2013年,于华带领大摩华鑫,将管理费再度提高50%,累计增长2.71倍。

  民生加银俞岱曦,在鹏华、嘉实、中银三家公司分别是研究员、基金经理、副总经理,2012年2月接手管理民生加银,当年基金数量增加了4只,管理费增加80%,2013年新发基金10只,管理费再度增加80%,任职1.8年,每年都有80%的增幅,管理费近三年年度排名上升了8个名次。

  接手总经理后,公司管理费明显减少的总经理,警钟必须敲响(见表格4:年化管理费对比前任减量前10名总经理)。

  比如,张嘉宾2011年5月接手管理金元惠理,当年曾经喊出三年规模过百亿的口号,2010年时,公司规模12.5亿元,他带领团队干到2013年底,公司规模只剩下了9.59亿元,距离百亿差距更远。每年收取的管理费也从2010年的2950万元下降到1501万元。现在,公司旗下9只基金,四个基金经理,其中有一人兼管6只,还都是股票基金,不是指基或货基那种可以一人管数只的品种,真不知道他怎样分神管理这么多产品。到现在已经满三年,张嘉宾的时间已到,目标未达。

  警钟已经敲响,时间不等人,类似这样的总经理,要小心了,要加油了。因为,股东们的耐心可是有限的。■

图片 1基金公司管理费创收总额前20名总经理

图片 2基金公司管理费年化创收总经理排名榜(1)

图片 3基金公司管理费年化创收总经理排名榜(2)

图片 4年化管理费对比前任增量前10名总经理、年化管理费对比前任减量前10名总经理

  相关新闻

  我们为何要从管理费视角观察基金总经理?

  陈元地/文

  促成我们想做一期《基金公司总经理账单》报道的初衷,其实与屌丝逆袭的标本——天弘基金公司有关。

  天弘的规模像气吹的一样,恍惚间就膨胀了。按今年一季报最新数据,天弘规模为5536亿元,已经超过华夏2000多亿元(后者为3480亿元),当然更远超传统意义上的老牌基金公司,比如嘉实、易方达、南方等,它们的规模还处于1300亿~1900亿元之间。

  这是摆在明面的事情,看上去,天弘似乎有理由牛起来;可实际上,诸位看不见的是,天弘还是有些虚的,是心里面虚。几天前,《投资者报》有个“中国新经济”论坛,其中一个环节,是邀请几位嘉宾探讨互联网金融的发展态势。当然,我们首先想到的是天弘。可他们听说论坛同时准备邀请钮文新,就回话说“我们不参与论战,还是不去了。”

  听上去这算个理由,那就不请老钮了吧,反正都是媒体人,熟。天弘不爱与老钮同台,我们理解。可最终,天弘犹豫再三也没有出现。因为在这期间,余额宝[微博]的收益率一直往下走,或许天弘又有了新的担忧理由。天弘从有点儿牛,到有点儿怕,有点儿虚,真的就是恍惚间发生的事情。

  天弘的退缩让我们想到,看上去庞然起来的基金公司,哪些是有真本事的,哪些是依靠货基、债基充数的,探探究竟,实为必要。

  这里说的究竟,其实是说你的基金公司产品中,究竟有多少是图个热闹,多少是实打实的权益类产品。在我们看来,真正能体现基金公司管理水平的,还是权益类产品,这是设立基金公司的本真所在。正因为投资市场风险大,所以老百姓才需要把钱交给专业人员打理,所以才给你们那么高的薪酬。

  如果基金公司都退化成买买货币基金,在年收益5%左右比比个头了,您还真好意思拿那么高的薪酬呀!?

  这样说,并不是贬低货基的作用,也不是说管理它们有多么容易。但毕竟,发展它们也好,管理它们也罢,并不能作为基金公司立足之本,也不能与管理权益类产品的难度相提并论。

  比较的结果,真的很有意思。在总经理任期管理费收入总榜上,天弘的郭树强排不进前20名;在年化榜上,郭也只排在第32名。总榜单前5名总经理是嘉实赵学军、广发林传辉、银华王立新、汇添富林利军、诺安奥成文;年化榜单前5名总经理是华夏滕天鸣、易方达刘晓艳、嘉实赵学军、广发林传辉、银华王立新。这两个榜单,与人们经常看到的规模榜单,差别还是蛮明显的。如果放大到前10、前20进行对比,更有天壤之别。

  基金公司的股东们,不妨看过来。或者论功行赏,或者手起刀落。在《投资者报》这一期专题报道中,在纵横向对比的大坐标中,你们很可能会发现一个不曾相识的掌门人。■

  (作者为《投资者报》常务副总编辑)

  嘉实赵学军荣登基金公司长跑“创收王”

  带队13年,年均管理费创收10亿,嘉实赵学军荣登基金公司长跑“创收王”

  把嘉实从排名末尾带到前列,主动合资求变,拓展海外市场,坚持多元化战略,建立领先的综合型财富管理公司。这一切表明,赵学军仍然在奔跑。

  《投资者报》记者 罗雪峰

  “我用了10余年的时间投入在一家优秀的公司,职业生涯还有几个10余年?我不愿意再花10余年去重复自己以前走过的路,而是希望用下一个10余年把公司推到更高的水平。”嘉实基金公司总经理赵学军的话语中既有成功者的骄傲,又有创业者的激情。

  这也是他应得的荣誉。在如今全球200强的资产管理公司中,国内只有嘉实和华夏基金[微博]公司入围。赵学军担任嘉实总经理已经10余年,截至2013年底,赵学军带领嘉实团队已经在管理费上创收122亿,平均每年创收近10亿元。

  从队尾开始赶超

  2000年10月,赵学军初到嘉实担任总经理时,嘉实还只是“1只基金,20亿元规模,30个人和3000万元收入”行业排名最后的小公司,员工薪酬也只有同业三分之一的水平。

  2003年,嘉实的基金总数发展到6只,收取的管理费也增加到1.07亿元。2004年又再次上了一个大的台阶,收取的管理费倍增到2.4亿元,又经过3年的稳定期之后,2007年借大牛市之春风,赵学军带领的嘉实收取的管理费从2006年的3.17亿元暴增了5倍多,达到了16.62亿元。之后尽管经历了2008年、2009年的大熊市与全球金融危机,可是赵学军领军的嘉实的创收能力并没有受到太大的影响,一直保持在16亿元左右。

  数据很能说明问题,如果没有过人之处,想实现这一成绩无异于痴人说梦。

  赵学军说,“嘉实管理层把嘉实从排名最后做到行业前列来,建立了信任,这对长远发展非常有作用。”

  “合资”主动求变

  2006年之后,嘉实一直稳定在行业前三。其中,赵学军又经历了两次最大的战略抉择期。

  第一次是2004年到2005年之间。其时嘉实刚刚通过2003年、2004年的努力,已经从排名最后做到了前六,公司也具备了一定财力。如果换做一般人,日子好不容易过得舒服点,大都会疲于改变。然而赵学军并没有安于现状,他决定走出去,“合资”。

  2005年6月,赵学军在大股东中诚信托的支持下,主动引入了德意志资产管理公司成为第二大股东,嘉实也因此成为业内较早一批合资基金公司之一。这为日后的发展解决了两个问题:稳定的股权和公司治理结构,国际化视野的发展路径。

  解决了公司治理问题的嘉实,无论是各种业务资格的获取,还是新基金的发行,都可谓春风得意。2005年嘉实又新发了3只产品,产品总数达到了10只,资产合计也由2004年的169亿元增长了45%达到了246亿元,收取的管理费也达到了2.68亿元。

  值得一提的是,现在回过头来看,2005年正是股市的大底部,在随后的2006、2007年的股市暴涨中,理顺了公司治理结构的嘉实更是顺风顺水,规模与收取的管理费均实现了爆发式增长。嘉实资产合计比2006年的407亿元增长了408%达到了2069亿元,收取的管理费更是从2006年的3.17亿元暴增了5倍多,达到了16.62亿元。从此,嘉实基金脱颖而出,资产管理规模持续稳居行业前三,综合实力位居行业第一阵营。

  “多元化” 为未来做投资

  “远见者稳进。”这是赵学军9年前为嘉实确定的品牌语。

  “要大胆想,但也要稳走,远见者稳进!”赵学军不但如此说,也是如此做的。

  翻开赵学军的大事年表,不难发现早在2008年美国金融危机爆发之后,赵学军就再次向人们展示了他的远见:陆续向海外市场、非资本市场发力,建立不同投资平台,为投资者寻找更多的投资途径。简单地说,嘉实要走上“国际化”和“多元化”发展之路。

  之后的2009年,嘉实国际在香港成立,迈开向全球资产管理的第一步。2011年,嘉实另类投资集团成立;2012年3月,嘉实财富在上海成立,成为首家获批独立基金销售资格的基金子公司;2012年9月嘉实与英国高富诺基金联手组建私募地产基金管理平台——嘉实地产;2012年11月,专注于非资本市场投资的嘉实境内子公司——嘉实资本成立。

  如今嘉实管理着50多只公募产品,多个全国社保组合和企业年金账户,“全牌照”经营。并且经过三年半的发展,嘉实国际从2013年开始实现盈利,并在海外人民币债券市场的投资上建立了比较大优势,资产规模接近30 亿美元。另外,嘉实推出海外ETF业务,把国内的指数在海外市场上市,已经先后在中国香港市场、纽约和伦敦挂牌。嘉实的“国际化”正方兴未艾。

  “当我们面对一个更加多元化,一个蓬勃发展的市场的时候,首先注意到的是客户理财需求从单一向多元化的转变。”赵学军在一次主题演讲中表示,今天我们看到的是客户需求的变化趋势,不仅从本土投资向全球投资转变,还包括从二级市场投资向上游投资转变,从资本增值型投资向收益获取型投资转变。我们要为未来做投资。

  全面启动财富管理战略

  近期嘉实的子公司嘉实财富动作颇多。前不久,刚刚推出嘉实“外汇通”服务,又即将上线一款集理财与社交于一体的手机应用“来钱”,让客户体验自主“操盘”的乐趣。在这几个很有市场影响力的业务背后,实则是嘉实全面启动财富管理战略。有消息称,嘉实总经理赵学军将亲自担纲嘉实财富的CEO。这意味着嘉实拟建立综合型财富管理集团的战略已经全面启动。而接近嘉实的人士也透露“赵总要在嘉实财富建立真正的财富管理平台,嘉实财富将被全面纳入嘉实(集团)业务中”。

  嘉实财富的经营战略与业务结构已出现调整,目前比较明确的是嘉实投资者回报中心将进入嘉实财富的业务板块,与其一并转入的是嘉实投资者回报中心在国内公募行业首创的“嘉实定制账户”服务。

  目前嘉实基金已成立三家全资子公司,分别是嘉实资本、嘉实国际和嘉实财富。“前两者将投资领域从资本市场拓展到非资本市场,从国内延伸到海外,打造的是制造端能力;而嘉实财富则定位于‘客户端’。”赵学军曾表示:“嘉实多元化战略的目的实则是为客户在同一财富管理平台上实现匹配客户需求的不同资产类别的协同管理。”对于在向财富管理机构转型的整个基金行业而言,嘉实的战略布局极具样本价值。■

  不凑热闹的兴全杨东:十年管理费收入仅及广发林传辉三分之一

  杨东自2003年9月开始掌管兴全,十多年过去,无论在公司规模还是管理费总收入上,均与同期管理广发的林传辉有较大差距。

  《投资者报》记者 罗雪峰

  基金公司总经理因为年薪往往在数百万元以上,所以经常被人们喻为“打工皇帝”。然而,他们并非个个对得起自己拿到的那份高薪。

  为什么任职时间相差无几,又经历了同样的牛熊市,“打工皇帝”们管理的基金公司规模、收取的管理费却有着好几倍的差距?对于《投资者报》记者的追问,多数被问到的基金公司给予了回应,甚至有的总经理与记者面谈,说明了理由。但兴业全球基金公司(简称兴全)方面,截至本文发稿时,仍然未能给出合理解释。

  确实,投资总监王晓明刚刚离职,今年旗下荣获一季度冠军的兴全轻资产又踩中4只熊股,二季度以来已跌14%,还被网传“公司遭证监局抽查,基金经理被约谈”。兴全正处于风口浪尖。然而,对于基金公司来说,越是多事之秋,做驼鸟就越不利于公众投资人了解真相。

  十年创收仅为同期林传辉1/3

  “做企业和做投资一样也是长跑。”2009年杨东在接受某媒体采访时如是说。

  然而,在杨东感知的这场长跑中,他并未跑出一个好成绩。据Wind统计,截至2013年12月31日,在纳入到排名统计的内地基金公司中,兴全以322亿元的年末规模排在第30位,而2012年底时排在第28位,2011年底时排在第27位,排名逐年下滑。

  或许规模并不能说明问题。那么看一看实际收取的管理费。《投资者报》数据研究部发现,杨东自2003年9月开始管理兴全,如今十多年过去了,像他一样任期的基金总经理恰为广发的林传辉。可是,从公司规模、产品数量、总经理任期收取的管理费来看,截至2014年3月31日,广发管理的规模为1242亿元,基金产品数量为70只(开基56只),林传辉任期收取的管理费为93亿元;而兴全管理规模仅337亿元,基金产品数量为16只(开基12只),杨东任期收取的管理费不足35亿元;仅任期内收取的管理费一项,两者相差2.7倍。

  从资历来看,杨东并不是弱者。他在20年前的1995年就做到了相当高的职务,曾于1995年9月至1996年9月,历任福建兴业证券公司上海业务部总经理助理;1996年10月至1998年9月任福建兴业证券公司证券投资部副总经理,兼任上海业务部副总经理;1998年10月至2000年2月,任福建兴业证券公司、兴业证券证券投资部总经理;2000年3月至2001年8月,任兴业证券总裁助理;2001年9月至2003年9月,历任兴业证券投资总监;2003年9月受聘于兴业全球基金公司,出任兴全总经理至今。

  作为一个行业老人,为什么杨东在与林传辉任职时间相同,经历同样牛熊市场的情况下,现在两家公司收入、体量却都相差一倍有余?杨东曾称,“基金规模是管理出来的,而不是卖出来的”,可是时至今日,兴全的规模仍在原地踏步,杨东的“管理”究竟体现在哪些方面?为何久不见成效?为了弄清这些问题,同时为了核实相关数据的准确性,《投资者报》记者于2014年5月9日中午12:28向兴全负责媒体联络的钟女士提供的邮箱地址发送了采访函,但遗憾的是,截至本文发稿时,兴全仍然给不出合理的解释,记者只能依据公开数据和资料对有关问题进行研判。

  “不凑热闹”战略与“被凑热闹”现实

  公开资料显示,兴全成立于2003年,历经十多年发展,迄今旗下只有16只基金产品,其中开基12只,截至今年一季度,兴全总规模仅为337亿元。

  对此,杨东曾向媒体笑称,这是因为兴全“不凑热闹”,坚持走“精品策略”。然而,兴全虽想“不凑热闹”,但并不等于“热闹”不会凑过来。

  据媒体报道,5月7日,上海证监局对兴业全球进行了一次突击检查。据知情人士透露,此次证监局约谈了当日在公司的所有基金经理,并且调查了基金经理的电脑。

  而就在此前不久,兴全投资总监、40岁的王晓明在进入公募基金业第11个年头后,选择了辞职。

  《投资者报》记者查阅公开资料发现,近两年来,兴全曝光率最多的并非只有深陷超买海天味业风波,还有频繁踩中大熊股。比如,兴全轻资产基金在4月9日至5月9日短短一个月时间里,下跌了13.66%,位列股基单月收益率倒数第一。其所持有的4大重仓股卫宁软件、新华医疗、秦胜风能以及飞利信,占基金净资产比例依次为9.6%、7.06%、6.92%和5.57%。4月以来,这4只股票涨跌幅分别是-28.98%、-32.50%、-26.79%、以及-26.69%。

  不管“规模是靠管出来的”也好,还是“不凑热闹”也罢,公司规模和管理费收入的实际结果是个硬杠杠,它们反映的是管理水平到底高不高,投资人是应不懈追随还是慢慢离去。不比不知道,一比吓一跳。杨东说的和做的,还是有些差距的。至于原因何在,由于兴全方面婉拒采访,只能留待兴全的股东会上去探寻了。■

本文由大地彩票发布于关于财经,转载请注明出处:嘉实赵学军成基金公司创收王,嘉实赵学军总量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