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ml地图|网站地图|网站标签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传统投资报酬锐减,用对冲基金理财

  财富经理正在利用另类资产,以求获得与债券回报非常接近的收益。他们的主要目的是,希望以较低的下跌风险获得同等收益水平。

新加坡8月17日 - 随着亚洲传统资产报酬锐减,或走势趋于动荡,养老基金及保险业者等保守型投资人正将资金投入另类投资,以取得他们所需的回报,但风险也明显提高。

  “我有一些选择,每个都会为我带来一些不同的东西。”只有一个足球教练才会如此艺术性地描述一件显而易见的事物,而事实上,这也是原英格兰国家队主教练霍德尔曾经发表的较为聪慧的言论之一。

图片 1

  但近几个月以来,财富经理们纷纷发表异常类似的言论,其中很多人都效力于私人银行。而且,他们不是用另类资产(如对冲基金和结构性票据)来得到一些“不同”,而是用它们来提供与债券回报非常接近的收益。

图为新加坡中央商务区。REUTERS/Edgar Su

  巴克莱财富称,这些资产等级的使用已经“从机构渗透到了散户层面,越来越多的高净值个人正在把它们看作自己资产配置的重要部分”。巴克莱财富将这归结于投资者广泛希望“在更大程度上进行多元化,并以较低的下跌风险获得同等收益水平。”

许多亚洲国家一直到了2015或2016年才开始降息,但如今当地利率已经处于或接近历史低点,且预料将再进一步下滑;根据野村分析师,今年底之前,印度、韩国、印尼、台湾及泰国都有可能再度降息。

  不过,用对冲基金来代替低回报的债券,操作并不简单。巴克莱财富强调,必须使用恰当的基金种类。

债券收益率相应下跌对此地区造成冲击的时点要晚于许多其他国家,但对于那些需要可预测收益来应对固定偿付义务的投资人而言,这正迫使他们重新思考策略。

  然而,在一些财富经理中,他们更多是出于后一种目的。事实上,他们不仅仅是在使用另类投资品来进行多元化,而是在用它们来代替较为传统的资产级别,来复制低风险回报。在目前,它们通常被用作债券的代替品。

举苏黎世保险(Zurich Insurance Group)亚洲事业为例,该公司正考虑投资于私募债务,包括企业贷款债权证券化受益证券、商用不动产及基础建设债券等。

  巴克莱财富首席投资官凯文·勒科克(Kevin Lecocq)认为,在高净值投资组合中,对冲基金明显可以代替固定利率部分。“我们推出了更多的另类资产,配置在投资组合中。总的来说,我们拿走了固定利率和信贷产品。传统上,固定利率产品是减震器,可以为投资组合减少风险。但是,固定利率的市场现在不能提供具有吸引力的名义或真实回报率。从价值波动而言,对冲基金的风险非常低,并提供比固定利率市场高得多的回报。”

“我们只能接受未来报酬将会低于历史水准的事实,”苏黎世保险亚太投资经理Michael Vos表示。“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想要取得高报酬,那就得冒更大风险。”

  不过,用对冲基金来代替低回报的债券,操作并不简单。巴克莱财富强调,必须使用恰当的基金种类。“我担心能否复制收益率,因为它并非完美替代品,”该机构另类投资业务负责人拉维·布尔昌达尼(Ravi Bulchandani)表示。

风险包括当你希望出售资产时缺少买家,贷款违约机率增加,以及基础资产披露的水平下降。

  “有两种方法,一好一坏。坏方法是试图找到一个债券替代品——投资于固定利率或信贷市场的对冲基金。这样做可能是错误的,因为你可能会增加风险。只是因为它叫做‘固定利率’,并不意味着它将复制债券的特性。”

瑞士信贷称,其也在代亚洲机构客户出手,增持对冲基金和优先有担保银行贷款。

  收益很高的结构式产品,例如自动提前到期和反向可转换债券,也被推荐为债券替代品。但是,相关风险也是不尽相同的。

瑞士私人银行Union Bancaire Privee称,正在将高净值客户的更多资金从低收益率债券和动荡的股市中,转投入对冲基金、地产债券和保险相关的证券。

  在测量对冲基金的波动性和多元性方面,皮克蒂特私人银行做得比很多其它财富管理机构都要多。它的Pleiad 基金是一只多策略对冲基金的基金,投资目标是在低波动性、与传统资产级别相关性较低的情况下,达到高于伦敦银行同业拆借利率(Libor) 200至300基点的净回报率。

“毫无疑问,过去六到12个月中,股票和固定收益市场的风险/回报率严重恶化,”UBP亚太区业务开发主管Ted Holland称。

  Pleiad 基金使用很多种类的对冲基金策略,包括全球宏观、固定收入债券套利、可转换债券套利、信贷多/空、股票多/空,股市中性、多策略、大宗商品交易顾问以及合并套利、濒临破产与特别情况投资策略。

“在当前环境中找到‘低风险’收益尤其困难。”

  这些手法使其在近期的信贷与股市动荡中受益,第三季度取得了0.84%的正回报率。自从2005年12月创立以来,Pleiad的年回报率为12.2%,而年标准差(波动性)仅为4.22%。

新加坡最大主权财富基金GIC Pte的情况说明了趋势的快速转变。

  皮克蒂特经理选择服务(Manager Selection Services)的负责人尼古拉斯·康皮什(Nicolas Campiche)提出,这个风险/回报程度使其成了债券的有效替代品。即便如此,他警告称,类似的波动性并不意味着类似的投资行为。

在截至2016年3月底的五年,该基金投资组合年回报率降低至3.7%,而在截至2015年3月底的五年年回报率为6.5%,该基金并警告称,困难的投资环境还将再持续10年。

  “固定利率产品有周期性。有时候会非常诱人,有时就不太好。Pleiad这样一只基金和固定利率产品在相关的风险方面不尽相同。一个债券投资组合的波动性可能是5%,而Pleiad的波动性可能为4%,但对冲基金有着崩溃的风险。”

道富环球投资7月一项调查显示,72支亚洲退休基金中有44%都在追求高风险、高回报的策略。

  收益很高的结构式产品,例如自动提前到期和反向可转换债券,也被推荐为债券替代品。但是,相关风险也是不尽相同的。汇丰私人银行(HSBC Private Bank)在为高净值客户制定投资组合建议时,会使用这样一些结构性产品。该行全球策略部门负责人佛雷德利克·内尔布兰德(Fredrik Nerbrand)表示,在当前的环境中,反向可转换债券提供的票面利率看起来相当有吸引力。“对于那些非常谨慎的投资者而言,目前的一个问题是资产的一大部分配置给了固定收入资产。”

在国内公债收益率低于美国公债的情况下,韩国国家退休基金计划到2020年将另类投资持仓从2015年的10.7%提高至35%,今年还将开始投资对冲基金。

  “美国的回报率只有4%,而资本增值的可能性很小。所以我们可能会将一部分资金配置给对冲基金和结构性产品。”

该基金公布2015年初步回报率为4.6%,低于2014年的5.25%。

  他表示,反向可转换债券的结构和一篮子三只股票相关,它承诺在到期时支付最高达20%的票面利率,并偿还本金,前提是这三只股票没有一只下跌超过预定幅度(如35%)。

**以风险换回报**

  投资者还需要确保结构性票据不受股市的波动或下跌的影响。“与股票回报相关的证券永远都不会和债券完全一样,”Courtiers的雷诺兹表示,“它们可能看起来像是债券——但时不时会出现意外情况。”(作者为英国《金融时报》专栏作家)

追求收益的代价就是风险提高,这需要更审慎的管理。

    新浪声明:本版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其中最大的一个风险就是缺乏流动性。许多另类投资不容易套现,比如不动产和私募股权,因此投资者不能很快退出投资。在市场下跌时,这类资产的买家寥寥无几,从而加剧跌势。这种投资品往往也没有上市,因此在透明度方面远不及传统的投资。

“而且也没有可靠或可接受的衡量指标,因此如何去衡量你的投资成绩相对于市场表现的优劣程度呢?”道富银行资产所有者解决方案亚太地区主管Beng-Eu Lim说。

如果投资者选择没有获得投资级评级的工具,违约的风险也更高。

苏黎世保险的Vos承认,投资另类资产需有保护措施。

“当你冒更大风险时,重要的是要有足够的资金吸收额外风险带来的额外波动,不会在市场底部被迫卖出,”他称。

但就连民间的个人投资者也在涌入此类投资。

据市场研究公司East & Partners Asia,截至2016年5月,另类投资占亚洲高净值个人投资组合的15%,较三年前几乎翻番,未来一年预计还将继续上升。

大量现金的涌入可能最终会让渴求高收益的投资者失去理智的判断。

编译 张明钧/于春红/汪红英/王丽鑫;审校 李婷仪/戴素萍/白云/徐文焰

本文由大地彩票发布于大地彩票财经,转载请注明出处:传统投资报酬锐减,用对冲基金理财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