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ml地图|网站地图|网站标签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多措并举保障下基层,公车改革

公车改革实施以来,“围着轮子转,隔着玻璃看”式走马观花的下乡走访减少了,取而代之的是各地开展政府购买服务或集中调配车辆的形式,提高了公车的利用率。但新华社记者在湖南、河南、山西等地采访时发现,个别地方干部抱怨申请不到公车,或车补不到位等,出现了“没公车不愿下乡”、“尽量少下乡”的情况。没有公车就不下乡,让车补落袋为安成为个人福利,无疑是懒政怠政和不作为,但造成这一现象的重要原因,也在于有的地方车改未竟全功,认为取消公车、发放补贴就是车改的全部。然而事实上,公车改革的成败关键,在于消减公车消费之后,能否建立起社会化、市场化的公务出行机制和管理监督体系,最终提升各级政府的公共服务效率。现行公车改革是以货币补贴方式取代公务配车,补偿标准是依据行政级别划定,级别越高,补贴越多。在公车消费积重难返的情况下,这种快刀斩乱麻式的改革举措是必须的、合理的。不过,改革也在事实上形成了某种悖论,比如基层办事人员可能用车需求最多,补贴却最少;或者同为科员,一个经常要下乡,一个天天呆在办公室,两人的补贴相同,不公就此产生。那么,缩减外出保住自己的补贴就成了可能的选择,政府公共服务效率也随之下降。有鉴于此,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的《关于全面推进公务用车制度改革的指导意见》等文件中,明确指出要加强定向化保障车辆管理、切实保障公务出行。其内涵不只是严格监督公务用车,消减开支;更在于破除“领导至上”的传统观念,优化配置,将公务车辆分配给真正需要的岗位人员。同时补贴不是一发了之,而是建立起配套的考核方式和激励手段,既维护基层干部的权益,又能调动起他们的工作积极性。另一方面,市场化、社会化不意味着政府撒手不管,而是通过公开招标、购买服务、组建调度中心等方式来统筹协调,实现公务用车的多元化、定制化。遗憾的是,一些地方的车改仅停留在利益调整层面,在新旧制度的过渡衔接上,诸多细节和举措没有落实到位。“没公车不愿下乡”既是基层干部懒政,也是地方公车改革不到位的真实反映。改革任重道远,在快刀斩乱麻之后,还需拿出绣花精神,该补的漏洞要补,该推进的要狠抓实干,该问责的追查到底,切实建立公务出行便捷合理、交通费用节约可控、车辆管理规范透明、监管问责科学有效的新型公务用车制度。

车改亮新招 出行更经济(深阅读·关注地方车改)

北京市、区两级党政机关、事业单位和国有企业的公车改革主体工作截至去年底已全部结束,各类公务用车保有总量削减近四成,市区两级年节约财政资金近3亿元,全市党政机关运行顺畅。同时,北京市还在全国率先将事业单位和国有企业保留车辆统一纳入信息化平台监督管理。

车改后,北京如何保证干部到基层调研顺畅出行?如何提高留存车辆使用效率?6月26日至27日,中央公车改革专项督查调研组在北京市就公车改革相关做法进行调研,记者随行进行了采访。

经费包干——

保障各机关部门基层调研积极性

车改后,各地保留的公务用车主要用于应急交通。“不能既拿车补又坐公车”,这是北京推进车改坚守的政策底线。

然而,对跨区域出行,各地车改方案中并没有统一明确的规定。以北京北部的怀柔区为例,该区地域南北狭长,“从怀柔区政府所在地到喇叭沟门满族乡政府,距离近90公里,如果区直单位公务员自费掏腰包下乡,每月650元的车补显然捉襟见肘。”怀柔区委宣传部一名工作人员坦言。

一些省市公车改革之后,没有及时制定配套政策,导致出现“没公车不下乡”的“懒政”现象。为保障公车改革以后基层工作人员公务出行,中央车改办要求,各地结合实际,制定中短途公务出行交通费包干办法,用于解决公务交通费保障范围之外的下乡和中短途跨区域等公务出行。

北京市按照中央车改办的要求,出台了跨区域公务出行补贴办法,规定市级党政机关各部门赴远郊区县基层单位(目前按6个中心城区地域范围外执行)履行公务活动且未提供交通保障的,参照差旅费管理办法规定的标准报销,按照每人每天80元的包干使用,且不与个人既有公务交通补贴冲突。此项政策公正地解决了跨区域公务出行的实际难题,极大地保障和提高了各机关部门下基层的积极性。

遵循这一思路,北京各区公车改革部门也均参照此项政策,及时明确了本行政区域内的远距离公务出行和跨区域公务出行的补贴包干或报销办法。

例如,怀柔区出台规定,把全区分为北部5镇乡和南部区域,凡两个区域间的公务出行,按照每人每天80元交通费包干使用,同时也明确划定了车改后“不能既拿车补又坐公车”“不能既领补贴又报销”等政策红线。

北京市委办公厅车管处处长韩文忠说,此举既提高了基层干部的工作积极性,也保护了各级干部不因跨区域公务出行的交通补贴因素而涉嫌违规违纪,受到了基层干部的好评。

分时租赁——

新能源汽车增加公务出行供给

北京密云区政府大院停车场西侧,六七辆新能源车整齐排列,这些为履行公务量身定制的新车,充满30度电能跑200公里。

6月27日一早,密云区委组织部干部科副科长杨秦源要前往古北口镇调研,古北口镇距离密云城区将近50公里,只有密25路公交可以通行,每天单向发车4次,车程大约1.5小时,而且公交往返的时间很难保证。

杨秦源并没有犯难,他熟练地打开手机里的应用程序“北京出行”,进入“分时租赁”页面,选中其中一辆车,进入该车页面后按“开锁”操作就打开了车门。

8点整出发,9点到达古北口镇政府。调研结束后11点踏上归程,回到密云区政府刚好12点。4小时用车共花费48元(第一小时30元,此后每小时6元)。“分时租赁特别方便,比打车可划算多了!”杨秦源说,如果打车,单程就需要150元左右。

根据中央公车改革的要求,改革后党政机关一般性公务用车全部取消,普通公务出行采用社会化方式自行保障。但对于工作或生活在远郊地区的广大基层干部来说,社会化公共交通还不能全时全域地满足公务出行需求。

北京怀柔、密云、延庆等远郊区的部分偏远乡镇,公共交通覆盖密度十分有限,难以保证日常的公务出行需要。同时,受北京市小客车指标调控因素影响,很多基层干部也没有私家车来自行保障公务出行。为此,北京市公车改革部门结合国家绿色环保和新能源汽车推广运用的相关政策,将新能源汽车分时租赁引入北京党政机关的社会化出行保障体系。

截至2017年6月,北京市车改办牵头组织协调,在全市范围内的各级党政机关驻地或主要活动场所建设通用型充电场站525处,充电桩2600余根,部署各类新能源汽车2600余台,由企业负责运营,极大地增加了基层的社会化公务出行供给。

搭建平台——

集约化管理提高车辆使用效率

车改前,北京市海淀区仅党政机关就保有各类公务用车2510辆;车改后,保留各类执法用车在内总计1587辆,削减比例约37%。“原有车辆分散在101个部门,如果按照原有分散管理模式,势必会出现‘僧多粥少’‘苦乐不均’的局面。”海淀区机关事务管理处副处长王周全说。

为此,海淀区通过“平台化”的方式对各类保留公车实施集约管理,提高使用效率。全区除公检法等专用执法车辆外的670辆机关公务车辆,全部纳入平台管理,各单位如遇重大活动、突发应急事件等情况,可向平台申请,由平台统一调配使用。

按照中央和北京市车改办要求,海淀区完成了党政机关600多辆公车定位安装工作,可以实时监控行驶路线、停放位置等。此外,该平台还能多维度统计分析系统内各项数据,包括车辆使用统计、车辆维修统计、用车事由统计、违规实时告警、车辆燃油统计、车辆保险统计等。

“以前我们机关事务处只管理20多辆车,现在对600多辆车实现统一调度,大大提高了车辆的使用效率,同时也降低了车辆违规使用的风险。”王周全介绍。

2016年下半年以来,北京开始在全市范围内全面搭建各级、各类公务车辆管理调度平台。截至2017年底,北京市16个区级政府均搭建了不同性质的公务车辆管理调度平台,取得了良好的效果。

中央公车改革专项督查调研组认为,在推进车改过程中,北京市根据中央车改办的要求,围绕建立新型公务用车制度,始终聚焦更好地保障车改后机关单位公务出行这一核心要求,既注重治理“车轮上的铺张”,又多措并举摆脱“对车轮的依赖”,为保障基层公务出行提供了有益的经验和借鉴。

统筹:本版编辑 陈亚楠

贺 勇

贺 勇

本文由大地彩票发布于财经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多措并举保障下基层,公车改革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